跳到主要内容
报告

美中清洁能源合作:未来之路

执行纲要

自观察政府政府执政以来,美中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合作成为影响美中关系进展的主要主要原因之一。这一转变反映了改变的内部发展,也使将在2009年12月的哥本哈根会议的前景最为模糊。

除了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初始的发生变化,而且,双方的具体合作协定甚至扩展超过在2008年6月的《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协议》的替代。在2009年最后的几个月是将2009年前九个月中创造的能量转化为具体动力的关键时期。

在随后这段时间美国国内的排放量限制和交易法规的立法方面是一大影响。反对立法的势力将矛头指向来自中国的潜在竞争,用此作为其论点的一部分来反对法案通过。而中国政府则认为,与中国就清洁能源展开认真合作有助缓和反对排放限制和交易的呼声,这些总体而言,要通过排放限制和交易立法,让总统在哥本哈根会议前签署决议,将会非常困难。

2009年7月,美中刚刚就气候变化,能源和环境签署了一项合作备忘录。而合作本身就是一项远大的抱负。如有可能,替代元首应于11月在北京会晤时就就如果协议提出了合作伙伴的指导方针,说明了五个清洁能源领域中各个领域的优先事项,规定了实施任务和程序,那么这份协议将可以大力推动双方合作。

因此,中美政府应开始重新整合转变哥本哈根会议获得成功的标准,逐步突破未来的谈判动力导致会议明显失败。

实际上,如果与会众各地就未来协议的结构达成一致,哥本哈根会议将取得巨大成功。但各国必须在一系列复杂的困难问题上,如何转变,改变能力,验证,执行和公平度等方面成功达成一致决定,但目前连贯特定国家目标的基础方法亦尚未确定。

美中可能可以利用其在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上的合作,通过多方管道来促进哥本哈根会议的成功。它们可以共同努力,按照上文所述重新调整“成功”的标准。气候变化的方程式中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双方能够就清洁能源合作达成共识协议,可以增进哥本哈根会议的动力。最后,中美尚未能够利用其在主要经济论坛上的影响力来促进双方共有的认知,双方的共识很有可能一直持续到正式的联合国大会大会期间,有效促成大会谈判。

美中双方机器敏锐的协作将使对哥本哈根会议的预期更易实现,会议本身也随之而更为容易地在2012年《京都议定书》到期之前为达成完成满协议达成基础。但是,要实现这些成果,就需要中美双方的最高领导层的正确领导,同时还需要进行内部政治的有效管理。这一步始终,但遗憾的是,就目前来看,成功的机会还存在众多不确定因素。

李侃如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外交政策项目和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资深专家

获取布鲁金斯的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