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2015年10月30日,在台湾北部的基隆港看到集装箱堆积起来
操作编辑

台湾与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当前趋势和未来展望

影响台湾整体对外贸易的主要趋势

台湾没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其发展成功的故事近年来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毫无疑问,该岛的经济成功与其所遵循的发展政策有关。台湾意识到在发展的早期阶段促进出口的重要性,因此在1950年代后期从进口替代战略转向以出口为导向的战略,这是几十年来扩张的动力。

D

刘大年

研究员 - 中华经济研究所区域发展研究中心

但是,无论是出口还是进口,自2000年以来,台湾在全球贸易中的相对重要性一直在稳步下降。如表1所示,而在2000年,台湾在出口方面排名世界第14位,占世界总出口的2.3%。 2015年,其排名下降至第17位,占总出口的比重降至1.7%。进口也有类似的下降,自2000年以来,台湾的全球排名下降了三位,台湾在世界进口中所占的份额从2000年的2.1%下降到2015年的1.4%。可以总结如下:

  • 自2000年以来,全球经济经历了几次明显的低迷。台湾是一个贸易贸易型经济,国内市场相对较小,因此特别受到这些下滑的影响。
  • 与其他国家相比,台湾几乎没有机会谈判自由贸易协定,使台湾在对外贸易方面处于不利地位;
  • 台湾主要出口半成品,而制成品仅占台湾总出口的一小部分。此外,台湾缺乏在国际市场上享有较高知名度的强势品牌。从长远来看,这影响了台湾的出口表现。
表1:台湾在世界贸易中的位置变化
2000 2005 2010 2015

台湾的出口

(十亿美元)

148 198 275 285

台湾占总数的份额

全球出口(%)

2.3 1.9 1.8 1.7
台湾出口排名 14 16 16 17

台湾进口

(十亿美元)

140 183 251 238

台湾占总数的份额

全球进口

2.1 1.7 1.6 1.4
台湾进口排名 15 16 17 18

资料来源:世界贸易组织, 国际贸易统计, 2000, 2005, 2010 和 2015 issues, (//www.wto.org/english/res_e/statis_e/its_e.htm).

台湾与美国双边贸易关系的变化

美国是台湾的重要贸易伙伴,也是台湾主要的出口市场之一。但是,从表2可以看出,台湾对美国的进出口都在下降。 1990年,美国是台湾最大的出口市场,也是台湾的第二大进口来源。当时,台湾每年的出口总额为218亿美元,占台湾总出口的32.30%,而美国的进口总额为126亿美元,占台湾总进口的23.06%。同年,台湾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为91亿美元,占台湾总贸易顺差的72.31%。

到2015年,台湾对美国的进出口额分别增长到342亿美元和264亿美元,但台湾在美国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从2000年的23.42%下降到2015年的12.21%,台湾在美国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从2000年的17.96%下降到11.54%。台湾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所占台湾总体贸易顺差的份额也从1990年的72.31%下降到2015年的15.22%。因此,双边贸易关系显着减弱。总体而言,美国已成为台湾的第四大贸易伙伴。

表2:台湾与美国之间的双边贸易
台湾对美国的出口 台湾从美国的进口商品 台湾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排行

(百万美元)

所占百分比 排行

(百万美元)

所占百分比

(百万美元)

所占百分比
1990 1 21,778.47 32.30 2 12,633.68 23.06 9,144.80 72.31
1995 1 26,903.79 23.74 2 20,902.79 20.10 6,001.00 64.32
2000 1 35,588.35 23.42 2 25,269.68 17.96 10,318.67 91.99
2005 3 29,113.72 14.67 2 21,170.68 11.59 7,943.03 50.21
2010 4 31,468.66 11.46 4 25,379.14 10.10 6,089.52 26.22
2015 4 34,256.64 12.21 4 26,410.67 11.54 7,845.97 15.22

资源: 台湾:海关,贸易法规和程序手册–战略实用信息和法规 (International Business Promotion,Inc.:2016年)

包括中国和东盟成员国在内的亚洲新兴经济体已经能够利用它们的优势(包括廉价劳动力和庞大的国内市场)吸引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台湾)的外国投资,这可能是吸引亚洲投资的主要因素。台湾美国的削弱贸易关系。在出口方面,许多台湾制造商已将其生产线从台湾转移到中国或东南亚,而成品则从这些海外生产地出口到欧洲和北美。因此,对于许多产品类别,从台湾向欧洲和北美的直接出口已被“三角贸易”模式所取代,该模式是将材料从台湾运往中国或东南亚进行加工,然后将成品运往欧洲和来自中国或东南亚的北美。图1显示了台湾在主要出口市场中的总出口份额随时间的变化。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台湾对中国(包括香港)和东盟的出口在台湾总出口中所占的份额一直在稳步上升。台湾对中国大陆(包括香港)的总出口份额从1990年的12.74%上升到2010年的41.78%,提高了29.05个百分点。从2010年开始,出口到中国的总出口份额的增长变得不那么明显,这主要是因为台湾LCD面板和相关产品制造商面临着来自韩国和中国制造商的日益激烈的竞争。自2010年以来,台湾输往中国的全部出口份额仅增长非常缓慢,或者在某些年份实际下降(如2015年)。台湾对东盟成员国出口的总份额从1990年的10.22%上升到2013年的19.24%,提高了9.02个百分点;但是,自2013年以来,价格略有下降,这主要是由于国际石油价格下降导致台湾对东南亚的成品油出口下降。

台湾对美国,欧盟和日本的出口所占台湾总出口份额的下降幅度很大,其中美国出口下降最为明显。 2000年,美国超过中国,成为台湾出口市场,然后在2007年被东盟取代。到2013年,台湾对美出口总额的份额下降到10.66%。自2013年以来,有所增加,可能与美国为振兴其制造业而做出的努力(有时被称为“再工业化”政策)有关,该政策刺激了美国国内需求。因此,2015年台湾整体出口的份额增加到12.21%。

图1:1990年台湾进入部分主要出口市场的总出口份额的变化– 2015

注意:中国的数据包括香港。资料来源:台湾:海关,贸易法规和程序手册-战略实用信息和法规(International Business Promotion,Inc .: 2016)
注意:中国的数据包括香港。资料来源:台湾:海关,贸易法规和程序手册–战略实用信息和法规(International Business Promotion,Inc .: 2016)

在进口方面,图2显示了来自特定关键来源的进口所占台湾总进口量的变化。这些图表清楚地表明,近年来,中国已成为台湾稳步重要的进口来源,台湾从中国进口的总进口份额从1990年的0.40%上升到2015年的19.30%。中国已经能够确保通过提供廉价的土地(用于工厂建设)和廉价的劳动力,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本和技术,同时政府的广泛支持也帮助中国工业快速发展。随着中国出口产品范围的扩大和这些产品通常以低价格为特征,台湾等市场已被中国进口所淹没。到2014年,中国已成为台湾最大的进口来源国。此外,到2014年,除台湾外,还有14个其他国家/地区,中国是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包括日本,澳大利亚,美国,俄罗斯和韩国等大型经济体。

台湾从东盟成员国的进口份额稳步上升,除了在2001年和2008年出现两次短暂的下跌。从美国,日本和欧洲联盟进口的进口总额中所占份额稳步下降了一段时间,然后才开始最近再次接载。在这三种情况下,台湾的进口总份额在2012年左右再次开始上升。从美国进口的总进口份额从2012年的8.72%上升到2015年的11.54%,而日本的份额从15.98%上升到16.91%。同期,欧盟的份额从2011年的8.31%增加到2015年的9.94%。这一趋势主要是由于近年来国际油价下跌,导致台湾石油价格下跌从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等石油出口国进口石油。

图2:1990年来自某些主要国家的台湾进口总份额的变化– 2015

资料来源:台湾:海关,贸易法规和程序手册-战略实用信息和法规(International Business Promotion,Inc .: 2016)
资料来源:台湾:海关,贸易法规和程序手册–战略实用信息和法规(International Business Promotion,Inc .: 2016)

我们可以进一步按国家将美国和台湾的出口细分为各种增值组件。由于不同国家定期进行不同的生产阶段,因此中间投入会多次跨越国界。结果,传统的贸易统计数据无法反映任何特定国家/地区贡献的价值。表3和表4按国家/地区跟踪美国和台湾出口的增加值,可以帮助我们衡量贸易的垂直专业化。从表中可以看出,自1995年以来,美国对美国出口的增值额有所下降,但从2005年到2011年略有增加。台湾在美国出口增加值中仅占很小的份额。至于台湾的出口,自1995年以来,台湾的增加值已大幅下降。美国对台湾出口的贡献也从1995年的4.27%下降到2011年的2.60%。

表3:美国出口增加值
我们。 台湾 中国 韩国 日本 欧盟 其他
1995 81.75% 0.34% 0.30% 0.41% 2.22% 2.25% 12.73%
2000 77.75% 0.35% 0.49% 0.39% 1.67% 2.30% 17.05%
2005 78.94% 0.21% 0.91% 0.31% 1.05% 2.53% 16.05%
2008 77.85% 0.17% 1.37% 0.28% 0.95% 2.67% 16.71%
2009 82.52% 0.15% 1.17% 0.25% 0.71% 2.19% 13.01%
2010 80.25% 0.17% 1.33% 0.29% 0.83% 2.19% 14.94%
2011 78.95% 0.16% 1.48% 0.30% 0.80% 2.31% 16.00%
1995-2005年的差异 -2.81% -0.13% 0.61% -0.1% -1.17% 0.28%
2005-2011年的差异 0.01% -0.05% 0.57% -0.01% -0.25% -0.22%

资源: Calculated from “OECD Inter-Country Input-Output (ICIO) Tables, edition 2015,” (http://www.oecd.org/sti/ind/input-outputtablesedition2015accesstodata.htm).

表4:台湾出口增加值。
台湾 我们 中国 韩国 日本 欧盟 其他
1995 68.54% 4.27% 0.75% 1.26% 8.38% 3.96% 5.22%
2000 66.43% 4.33% 1.02% 1.57% 7.55% 3.35% 5.23%
2005 60.90% 2.86% 2.34% 1.57% 5.99% 3.10% 8.45%
2008 53.96% 2.68% 3.46% 1.16% 4.88% 2.93% 12.68%
2009 60.52% 2.43% 3.28% 1.19% 4.82% 2.67% 9.76%
2010 56.34% 2.68% 3.46% 1.38% 5.34% 2.78% 10.45%
2011 54.55% 2.60% 3.91% 1.31% 4.94% 2.87% 11.61%
1995-2005年的差异 -7.64% -1.41% 1.59% 0.31% -2.39% -0.86% 3.23%
2005-2011年的差异 -6.35% -0.26% 1.57% -0.26% -1.05% -0.23% 3.16%

资源: Calculated from “OECD Inter-Country Input-Output (ICIO) Tables, edition 2015,” (http://www.oecd.org/sti/ind/input-outputtablesedition2015accesstodata.htm).

未来展望

近年来,随着全球趋势趋向区域经济一体化,各国一直在竞争谈判自由贸易协定。这种趋势引起的全球贸易关系的变化和全球经济的改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亚洲,区域一体化的步伐非常快,对台湾的影响很大,台湾严重依赖与东亚地区其他地区的贸易。过去,中国的反对和阻挠主义使台湾无法充分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这对台湾的经济发展产生了严重影响。尽管台湾政府已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成员资格作为主要优先事项,但在达成任何协议方面都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RCEP贸易谈判原定于2016年至2017年完成,而TPP协议于2016年2月4日签署,但由于主要签署国(即美国)尚未批准,其未来仍存在疑问。

就TPP协议而言,虽然从表面上看,台湾的总出口似乎只占现有的十二个TPP成员经济体的总出口的很小一部分(大约2-3%),但实际上台湾在作为亚太地区中间商品和组件的供应商,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在许多行业中,台湾与TPP成员经济体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使其成为TPP成员生产网络中的重要合作伙伴。例如,对于金属制品,纺织,汽车,机械,钢铁和机电机械行业中的许多产品类别,美国制造商所需的中间产品中有10%或更多是从台湾进口的。而且,台湾与美国之间的产业关系仍然是非常紧密的。如果台湾发现自己被排除在TPP之外,不仅会对美台贸易关系产生负面影响,而且还将影响台湾的整体对外贸易,因为国际供应链的重组可能对台湾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有鉴于此,台湾面临着在与美国的贸易和整体对外贸易中如何保持增长的问题。除了努力提高台湾产品的质量和竞争力外,确保大型自由贸易协定的成员资格也是关键问题。鉴于TPP涉及的领域广泛,台湾将需要做好准备,以在市场开放性,法律和法规透明性以及系统改革方面进行调整。

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在将来要申请确保TPP或其他区域贸易协定的成员资格时,台湾将需要与成员经济体进行双边贸易谈判,并满足这些成员所设定的条件。而且,台湾只有愿意解决现有的贸易争端,才能获得他们的支持。以美国为例,台湾尚未为农业领域的市场开放问题制定具体的解决方案。台湾是否愿意开放进口美国猪肉和牛肉产品的市场,将对台湾与美国就加入未来贸易协定进行的谈判的成败产生特别显着的影响。例如,TPP协议要求在卫生和植物检疫标准(SPS)和贸易技术壁垒(TBT)中具有高度的透明度;不得有任何歧视,检验和检疫措施必须以合理的科学推理为基础。但是,就美国牛肉和猪肉而言,台湾一直坚持要求对它们进行单独处理,未能为这种单独处理提供足够的科学依据,并且无法提供美国可以接受的开放市场路线图政府。

台湾与中国之间的两岸关系也将影响台湾为确保TPP成员资格而做出的努力。尽管中国本身不是TPP的成员,但在TPP的12个成员经济体中,文莱是唯一没有将中国作为其最大或第二大贸易伙伴的经济体。因此可以肯定地认为,中国将能够对台湾是否获得加入产生重大影响。为了确保有可能成为TPP的成员,台湾将需要与每个成员成功完成双边贸易谈判。鉴于TPP现有的所有成员都与中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与台湾没有这种关系),面对台湾的申请,他们不仅要考虑台湾是否真的准备加入TPP,还需要考虑采取的态度。是美国对台湾的申请,也是中国是否反对台湾加入。鉴于自新一届政府于2016年5月在台湾就任以来,台湾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日趋恶化,在确保加入TPP和其他区域贸易协定的努力方面,管理与中国的关系将是台湾面临的主要挑战。

结论

台湾与美国的贸易关系有起有落,主要是由于外部因素。尽管如此,美国仍然是台湾重要的贸易伙伴。对于台湾为确保更大程度地参与全球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所做的努力,特别是台湾为成为TPP成员而进行的努力,这种关系尤其重要。台湾要确保加入TPP或谈判其他区域或双边协议,仍然有许多双边贸易问题需要解决。成功解决这些问题也是台湾与美国之间贸易持续增长以及台湾在全球供应链中维持重要地位的关键。

获取布鲁金斯的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