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过去的事件

在阿富汗艰难应对: A Discussion

2010年2月16日,布鲁金斯多哈中心与布鲁金斯大学高级研究员兼外交政策研究主管Michael O'Hanlon以及阿富汗援助教育会主席兼2010年布鲁金斯著作的作者Hassina Sherjan主持了政策讨论 在阿富汗艰难应对 关于阿富汗的未来以及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承诺。巴基斯坦武装部队前总干事阿萨德·杜兰尼(Asad Durrani)也对小组进行了宝贵的评论。三名小组成员争辩说,美国应继续和大量参与阿富汗事务,以阐明当地的当前局势以及美国在阿富汗努力所面临的挑战。讨论包括一系列问题,包括社会和经济发展,塔利班的未来,美国部队激增,和解以及美国在阿富汗作出承诺的预计时限。这次活动之后是问答环节,由布鲁金斯多哈中心主任哈迪·阿姆(Hady Amr)主持,卡塔尔的学术,商业,外交和媒体界人士也参加了该活动。

讨论以问答形式进行,主持人将问题引导至发言人。在回答关于阿富汗当地局势的问题时,Sherjan提到了该国自2001年以来经历的重大变化,银行,航空公司,道路和媒体的数量不断增长。她将法治,缺乏司法改革和人为经济视为进步的主要挑战。

奥汉隆在回答有关美国为何仍应继续参与阿富汗的问题时,提到了重要的人道主义利益,以及更关键的战略关切,例如附近核巴基斯坦的极端主义组织构成的危险。此外,奥汉隆(O'Hanlon)强调了民意调查数据,这些数据表明阿富汗人感到充满希望,因为“国际社会有足够的重新承诺感。”他概述了美国驻阿富汗使团的高风险以及失败将意味着什么。首先,如果塔利班重新掌权,阿富汗将遭受巨大的人道主义破坏。第二,由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之间的联系越来越频繁和普遍,基地组织肯定会在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建立庇护所。他着重指出了美军在阿富汗案件中最重要的因素:其动荡的核邻国巴基斯坦。奥汉隆强调,对美国而言,赢得这场战争必然意味着必须在当地拥有强大的存在,并将阿富汗人作为主要信息来源。

杜兰尼将军对此次增兵发表了一些评论,到2010年夏季,该增兵将向阿富汗增派3万名士兵。他说,尽管许多人批评宣布增兵,然后于2011年撤军,但他认为“增兵是不可避免的”离开的一部分。”杜兰尼将军在支持美国加强与阿富汗的外交,经济和军事关系的特权时,回荡了奥汉隆的关切,即给自己留下失去战争和前进方向的印象肯定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家败了。

O'Hanlon和Sherjan都对阿富汗“和解”进程的结果表示怀疑。他们通过“和解”指的是将阿富汗目前的叛乱分子带入谈判桌的过程。奥汉隆认为,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和阿富汗人民不接受目前的塔利班和解条件。奥汉隆(O'Hanlon)对“重返社会”的前景更为乐观;他通过``重返社会''指的是识别和激励阿富汗抵抗运动中的关键人物并加入政府的过程。 Sherjan补充说,和解进程对于阿富汗人和国际社会来说是“浪费时间,精力和资源”,“当我们应该专注于发展时”。她声称击败塔利班只是议程的一部分,“发展经济是平叛的主要部分。”

发言者们还评论了美国对阿富汗承诺的时限。奥汉隆讨论了奥巴马总统宣布将在2011年7月开始撤军的消息,并补充说,在阿富汗,未来三到五年的努力可能会持续下去。 Sherjan表示,她相信美国将致力于阿富汗至少二十年。杜拉尼将军说,“撤军将取决于局势的处理方式。”奥汉隆还谈到了阿富汗平民伤亡的情况,他说,尽管伤亡人数有所下降,但伤亡人数太多,塔利班火力杀害的平民人数比北约还要多。

小组讨论结束后,问答时间涵盖了一系列主题,包括阿富汗的教育发展,塔利班,重返社会进程以及包括巴基斯坦在内的区域合作伙伴的作用。一位听众询问了政治化程度或美国对阿富汗教育课程的干预程度。 Sherjan解释说,阿富汗学校使用的是阿富汗教育部而非美国设计的课程。关于塔利班的成功是否是吸引阿富汗人民的思想的问题,奥汉隆回答说,该组织的成功归因于恐吓,毒品和经济动机,而没有赢得思想战争。另一位听众询问,美国和国际社会是否应就和解或重返社会方案与塔利班成员进行谈判。奥汉隆回答说,对叛乱分子的经济刺激并不意味着要成为塔利班人。相反,此类计划将寻求方法,为动摇的个人提供支持政府的理由。关于区域合作伙伴的作用,谢尔扬重申了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和伊朗的相互依存关系,并认为,没有一个稳定的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取得成功就不是一个选择。  

议程

小组成员

更多信息

联系
(202)797-6105

要订阅或管理您对我们的热门活动主题列表的订阅,请访问我们的 活动主题 page.

获取布鲁金斯的每周活动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