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Beijing
The Avenue

認識五類中國城市

十年前左右,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曾聲稱,美國的技術創新和中國的城市化將成爲塑造二十一世紀世界經濟繁榮的重要力量。

中國的城鎮化在全世界的巨大影響力源於中國在全球政治經濟格局中舉足輕重的地位。中國城市的政治、環境以及經濟問題在全球各地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不僅會波及到全球氣候環境的未來,也會影響到美國工業區內的社會經濟狀況。

因此,充分理解中國城鎮化發展是一項重要且艱鉅的任務。在有限的數據和複雜的政治環境下,布魯金斯學會的全球都市觀察 (Global Metro Monitor) 報告提供了一份對於中國大城市近年來經濟發展趨勢的分析,並總結出三個重要的結論:

一、全球三百個最大的城市經濟體中三分之一位於中國

布魯金斯學會的全球都市觀察 (Global Metro Monitor) 從牛津經濟研究院 (Oxford Economics) 獲取國內生產總值以及勞動力數據來分析全球三百個最大的城市經濟體的經濟水平(以城市GDP來衡量)。2014版的報告中,前三百個全球最大城市經濟體中,中國城市只有不到五十個。然而,在此份基於2016年數據的報告中,這一數字已躍升至 103個,比北美和西歐總體上榜城市數量的總和還要多。

基於對中國消費者購買力更準確的衡量,經濟的快速增長和中國GDP的重新覈算推動了中國大型城市經濟體的快速增長。雖然近年來中國的經濟發展相對放緩,2014至2016年間的大都市區人均年度GDP增長率仍達到7%,遠遠超過其他國家(圖1)。

Metro areas' performance vary by region

二、中國五類不同的城市驅動着全國經濟增長

作爲全球經濟增長的先鋒,中國的許多城市卻鮮爲人知。在一個如此大的國家內,並沒有一種單一的“城市類型”。中國的城市如同美國的一般複雜多樣。爲了更好審視城市間的多樣性,在此報告中,我們把中國103個城市根據它們的大小、工業結構以及發展模式歸類爲五種類別(圖2):

Map: Five types of Chinese metro areas

  • 中國的兩座巨型城市,北京和上海,爲兩經濟巨頭。兩城市工人總數2600萬,實際產出爲1.6萬億美元。
  • 支柱型城市爲另外14個總生產值達到2000億美元的都市圈,它們構成了中國2016年國內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9個省級直轄市和省會(天津、重慶、鄭州、南京、杭州、廣州、武漢、長沙、成都),以及5個擁有全世界最繁忙的集裝箱碼頭的沿海城市(青島、蘇州、無錫、寧波、深圳)。
  • 中國的鏽帶涵蓋了6個位於東北的城市區域(哈爾濱、大慶、長春、吉林、瀋陽、大連),它們正在面臨着國家煤炭業和鋼鐵工業日益衰弱的現狀。

我們根據工業結構把剩餘的中等大小的(平均就業人口爲160萬、平均生產總值爲1069億美元)81個城市進行進一步分類:

  • 在24個城市內,服務業佔經濟生產總值大於工業。我們把這些城市歸類爲服務業城市。
  • 在57個城市內,工業佔經濟生產總值大於服務業。我們把這些城市歸類爲工業城市。

三、中國五類城市的經濟表現在短期和長期內都不相同

這五類城市的經濟表現如何?我們用兩項指標來回答此問題,即總就業人口和人均GDP,並用2014至2016年最新的數據來測量這兩項指標的增長率以及增長量。我們再根據此項指標將中國的103個城市區域進行排行。

在103個城市中,兩個巨型城市和14個支柱型城市總體來說經濟表現良好,城市指標名次的平均值分別爲第26和18名(圖3)。鏽帶城市在排行中墊底,平均名次爲第94名。中等城市的表現不一,但是服務業城市(第48名)比工業城市(第58名)的表現稍好一些。

Chart: economic performance

這些短期的增長趨勢代表了五類中國城市之間長期以來經濟發展的不同道路。自2000年以來,這五類城市的就業率和人均GDP經歷了截然不同的增長模式。儘管北京和上海仍然是各方關注的焦點城市,但它們不再是全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圖4)。在過去的十年內,國內的人口流動開始從北京和上海轉移到較小的城市。尤其在國家爲北京和上海制定了人口上限後,外來人口進城就業的機會越來越少,這一趨勢估計會持續下去。此外,兩大巨型城市和中國其它城市的平均生活水平(以人均GDP來測量)之間的差距在逐漸縮小。自2000年來,北京和上海以外的101座城市的人均GDP的增速爲北京和上海的兩倍。

Chart: growth patterns

然而,並不是所有城市都在繁榮發展。中國的鏽帶已經歷了十年的就業增長不振以及近期人均GDP增長的減緩。在計劃經濟時代,位於東北三省的這些鏽帶城市曾是國內最大的汽車和飛機生產基地,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經濟中,國有企業日益衰敗,這些地區也逐漸衰落。此區域和美國的鏽帶面臨着相似的工業的衰弱以及人口流失的難題。

最後,服務型城市和工業型城市自2000年來的發展模式大致類似。在過去的16年間,此二類城市的勞動人口翻了一倍而人均GDP翻了四倍。這兩類城市發展規律的相似度並不令人意外,因爲許多服務型城市在過去均爲工業中心。同時,國家還鼓勵沿海製造業企業向內地、而不是海外發展,如此而來,內地發展落後的城市可以學習沿海城市的發展經驗並效仿它們的工業化發展道路。

一些沿海城市由工業向服務業的成功轉型帶來了工資水平的提高以及地價的上漲。福州、廈門和溫州是在經濟表現指標中排名前十的三個服務型城市。這些城市不到十年前還嚴重依賴生產製造業,然而當今已成功發展了金融服務行業和電子商務。在這些成功轉型的城市之外,湛江,唯一一個位於排名末尾十位的服務型城市,卻還沒有找到可以代替已衰弱的工業的新型增長產業。

包含9個城市以及6000萬人口的珠三角地區可以驗證中國城市轉型的趨勢(圖5)。珠三角地區曾經是“全世界的工廠”,然而如今它正經歷着一場巨大的經濟轉型。在珠三角地區,一些城市欣欣向榮。廣州是國內跨境電子商業領域內的佼佼者,深圳更是成爲了中國的硅谷。然而同時,珠三角的另外一些城市,如東莞、佛山、江門、中山和珠海,正面臨着從以低價競爭向以產品創新競爭的艱難轉型,並經歷了經濟增長的放緩甚至下降。而這些城市的衰弱又同時成爲了周邊仍以生產爲主相對落後城市的發展契機,如惠州和肇慶。珠三角地區並不是個案,而它未來的經濟發展究竟會拘泥於過去的模式還是會迎來一次高科技的新生仍然是一個未知數。

Chinese metro areas performance

中國前所未有的城鎮化發展意味着城市會共同塑造並定義整個國家在基礎建設、科技以及經濟發展等各個領域的未來走向。此外,這些城市也是世界經濟舞臺上的重要參與者,它們的變化發展將繼續對全球的經濟、社會以及環境產生巨大的影響。

翻譯: 郭洋 校對編輯: 穆賽 安靜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