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2018年6月8日,在加沙一侧的抗议活动中,以色列无人机在以色列和加沙之间的边界上行动。REUTERS/阿米尔·科恩-RC133A224370
技术坦克

布鲁金斯(Brookings)的调查发现了关于人工智能在战争中的分歧,但如果对手正在开发人工智能,则支持会增加

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调查,百分之三十的成人互联网用户认为应该开发用于战争的AI技术,百分之三十九的人不赞成,而百分之三十二的人不确定。但是,如果对手已经在开发这种武器,则有45%的人认为美国应该这样做,有25%的人不这样做,还有30%的人不知道。

不同性别,年龄和地理位置的态度存在很大差异。如果对手研发出这类武器,那么男性(51%)比女性(39%)更有可能支持人工智能。与18岁至34岁的老年人相比,老年人(53%)的情况也是如此。与西方人(41%)相比,居住在东北地区的人(51%)最有可能支持这些武器。

如果对手开发武器,则支持AI进行战争,并支持AI进行战争

布鲁金斯(Brookings)调查是一项美国全国在线调查,于2018年8月19日至21日对2,000名成年互联网用户进行了调查。 达雷尔·西,布鲁金斯学会治理研究副总裁兼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工作的未来:机器人,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当前人口调查”估算,使用性别,年龄和地区对回答进行加权,以匹配全国互联网人口的统计数据。

人工智能应该基于人类价值观

62%的人认为人工智能应该以人的价值观为指导,而21%的人则不这样做,17%的人不确定。男性(64%)比女性(60%)有这种感觉的可能性略高。还有一些年龄差异,因为35岁至54岁的人中有64%相信,而65岁以上的人中只有59%。

谁应该决定AI的部署?

调查询问谁应该决定如何设计和部署AI系统。 19%的人选择了公众,其次是11%的人说私有公司的领导人,9%的人认为立法者应该做出决定,7%的人认为软件编码员应该做出决定,4%的人提出了法官的决定。一半的受访者不确定谁应该做出这些决定。

谁来决定AI的部署

但是,在性别和地理位置方面存在一些细微差异。例如,男性(14%)比女性(8%)更希望私人公司领导做出AI决策。此外,来自东北地区(14%)的人比来自中西部地区(9%)的人更有可能说他们更喜欢私营公司的领导者。

谁来决定AI的部署

道德保障

我们向人们询问了各种道德保障措施。每个提案都有很多人赞成,但最受欢迎的提案是具有AI道德规范(67%),具有AI审查委员会(67%),具有受害情况下的AI调解流程(66%), 人工智能培训计划(65%),具有AI审计追踪(62%)和雇用道德操守人员(54%)。

道德保障

调查问题与解答

1.以人类价值观为指导的人工智能有多重要?

  • 15%非常不重要
  • 6%并不重要
  • 15%的重要性
  • 47%非常重要
  • 17%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2.是否应要求公司聘请道德操守人员就涉及计算机软件的重大决策提供建议?

  • 12%肯定没有
  • 8%可能没有
  • 20%可能是
  • 34%肯定会
  • 26%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3.公司是否应该有一个AI道德规范,规定如何处理各种道德问题?

  • 7%绝对没有
  • 5%可能没有
  • 22%可能是
  • 45%肯定是
  • 21%的人不知道没有答案

4.公司是否应该有一个AI评审委员会来定期处理公司的道德决策?

  • 8%绝对没有
  • 6%可能没有
  • 22%可能是
  • 45%肯定是
  • 19%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5.软件设计人员是否应该编制一条AI审计追踪记录,以显示如何制定各种编码决策?

  • 8%绝对没有
  • 6%可能没有
  • 20%可能是
  • 42%肯定是
  • 24%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6.公司是否应实施AI培训计划,以使员工在日常工作中纳入道德考量?

  • 8%绝对没有
  • 6%可能没有
  • 23%可能是
  • 42%肯定是
  • 21%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7.当AI解决方案对人造成伤害或损害时,公司应否有调解的手段?

  • 8%绝对没有
  • 5%可能没有
  • 19%可能是
  • 47%肯定会
  • 21%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8.谁应该决定如何设计和部署AI系统? (回复已轮换)

  • 19%的公众
  • 11%的私人公司领导人
  • 9%的立法者
  • 7%的软件编码员
  • 4%法官
  • 50%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9.是否应开发用于战争的AI技术?

  • 27%肯定没有
  • 11%可能没有
  • 12%可能是
  • 18%肯定会
  • 2%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10.如果我们知道对手已经在开发人工智能技术,那么是否应该为战争开发人工智能技术?

  • 16%肯定没有
  • 9%可能没有
  • 16%可能是
  • 29%肯定是
  • 30%的人不知道或没有答案

性别:

  • 样本中男性55.9%,女性44.1%
  • 目标人口中男性47.9%,女性52.1%

年龄:

  • 样本中6.9%18-24、15.3%25-34、19.0%35-44、20.0%45-54、22.2%55-64、16.6%65+
  • 目标人群中的13.9%18-24、19.4%25-34、17.8%35-44、18.3%45-54、16.4%55-64、14.2%65+

地区:

  • 样本中东北地区13.8%,中西部地区25.7%,南部地区35.7%,西部地区24.8%
  • 目标人口中,东北18.0%,中西部22.0%,南36.4%,西23.6%

调查方法

这项在线调查通过2018年8月19日至21日在美国对2,000名成人互联网用户进行了调查 Google调查 平台。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当前人口调查”估算,使用性别,年龄和地区对回答进行加权,以匹配全国互联网人口的统计数据。

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Google Surveys是 第二最准确的民意调查 由民意测验专家内特·西尔弗(Nate Silver)判断的国家调查结果。此外,皮尤研究中心还进行了一项 Google调查的详细评估 并发现他们通常代表了国家互联网用户的人口统计资料。皮尤(Pew)研究人员将Google调查结果与自己针对43个不同实质性问题进行的电话民意调查进行了比较,发现Google在线调查与Pew电话民意调查之间的中位数差异约为3个百分点。 2016年分析 在同行评审的方法学杂志上发表的《 Google调查》 政治分析 赖斯大学(Rice University)政治学家的研究重复了许多研究结果,并得出结论:“ GCS(Google消费者调查)可能是调查实验者的有用平台。”

这项研究通过 Google调查,该捐赠了其在线调查平台的使用。这些问题和发现仅是研究人员的问题,不受任何捐赠的影响。有关该方法的更多详细信息,请参见 Google调查白皮书.

获取布鲁金斯的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