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002话
非洲聚焦

习近平的非洲政策:元年


编者注:孙Yun在本博客中探讨习近平政府’自就职后的第一年就与非洲进行了新的接触。有关中国与非洲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的更多详细信息,请阅读《 Sun》。’s latest paper,
非洲在中国’s Foreign Policy
.

自习近平于2013年3月就任中国新总统就职以来,已经一年多了,这是他首次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出访非洲,这是史无前例的。在习近平政府执政的第一年,中国对非洲的政策显示出一些新趋势,这些趋势说明了北京在非洲大陆发展的重点和战略。可以预见,这些新趋势将对非洲和中非关系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非洲的和平与安全

最为惊人的是,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大大坚定地加强了对非洲安全事务的直接参与。习近平两个月来,北京空前地从人民解放军(PLA)特种部队派出170支战斗部队到联合国马里维持和平特派团。与中国过去只派遣非战斗人员(例如工程师和医务人员)的传统相比,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授权下向国外派遣“战斗部队”。在获得联合国授权和当地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此举是否会改变解放军默认的“在国外不派兵”的默认行动原则。不过,中国首次选择非洲派遣战斗部队确实表明北京的利益日益增加,在维护非洲和平与安全方面的承诺和直接作用日益增强。

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采取了另一项前所未有但更令人惊讶的举动,通过直接调解公开干预南苏丹冲突。 2013年,中国非洲事务特使钟建华大使对非洲进行了10多次访问,以协调立场和调解南苏丹问题。然后,2014年1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罕见的公开政治干预下公开呼吁立即停止在南苏丹的敌对行动。应埃塞俄比亚的邀请,王毅前往亚的斯亚贝巴会见了叛军和政府代表团。他公开呼吁“立即停止敌对行动和暴力行为”,并公开呼吁国际大国支持埃塞俄比亚领导的调解努力。鉴于中国在不稳定的南苏丹拥有大量石油股份(2013年前10个月,中国从南苏丹进口了近1400万桶石油,是尼日利亚的两倍。许多人认为,中国正在逐渐放弃其长期的“不干涉”原则,以保护其海外经济利益。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继续在亚丁湾进行海上护送任务,但在整个过程中加强了与吉布提政府的安全合作。中国已派出了16支舰队,护航了该地区5300多艘船。中国代表团是在明确的联合国授权下进行的。但是,通过这些访问,中国一直在与吉布提发展海军在地方后勤物资和紧急援助等方面的合作。王外长在2014年初对非洲的最新访问中赞扬吉布提提供的“便利”,并呼吁在这方面与该国进行“更加稳定和长期的”安全合作。

中国越来越多地直接参与非洲的和平与安全事务,这也体现在中国对非洲联盟(AU)对该地区组织的财政和军事贡献不断增加,以增强其在非洲大陆的安全作用。 2013年,中国向非盟提供了100万美元的援助,以支持其在马里冲突中的调解和协调工作。它还在同一框架下向参与非盟维持和平特派团的非洲国家提供了军事物资援助。 

中国对非洲安全事务的日益介入是出于多种考虑。最重要的是,非洲的动荡和冲突已日益成为中国在非洲经济存在的直接挑战。中国汲取了自己在2011年利比亚内战中无所作为的惨痛而昂贵的教训,现在正试图采取主动行动,制止类似的后果,例如在南苏丹。同样重要的是习近平主席渴望在国际社会上树立中国的领导角色和形象,而非洲的和平与安全问题是实现这一目标的理想平台。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希望与区域组织和非洲政府直接和紧密合作,以期扩大和加强其在非洲的友谊基础。

中国对非经济合作的新特点

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已将其融资扩大到非洲。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中国已向非洲国家发放了超过100亿美元的贷款,其中承诺的200亿美元的一半将在2013年至2015年间分配。这些贷款的显着特征在于,中国将基础设施,农业和农业作为新的优先重点非洲的制造业和制造业,这一策略已从传统的对非洲采掘业的巨额投资转向。中国高级官员现在声称,中国在非洲能源领域的投资仅占中国在非洲总投资的20%。

中国正在与非洲国家加强在制造业方面的合作。以埃塞俄比亚为例,该国试图根据中国的投资成为非洲制造业的中心。这将有助于提升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并将其衰落的产业转移到渴望工业化的非洲。这并不一定表明中国放弃了非洲所必须提供的能源和自然资源,但它确实表明中国正在努力使在非洲的投资组合多样化,以寻求新的增长模式并化解对中国对非洲“开发”非洲的广泛批评。资源。

中非政治关系多元化

习近平政府在改善中国在非洲形象方面的另一项战略中,大大加强了中国在当地的公共外交努力。中国高级外交官现在热切希望与非洲媒体互动,以解释和传播中国的立场及其对非洲的利益。根据“中非人民友谊行动”计划,中国驻非洲大使馆正在寻求与非洲非政府组织的合作,并已实施了数十个项目。例如,在博茨瓦纳与当地Gopong支持小组一起进行的技术培训计划;与中非共和国复兴基金会在中非的物质援助;向乌干达当地小学捐款;佛得角当地失业青年的职业培训;和贝宁的妇女保健计划。尽管这些项目主要由政府牵头和实施,但它们的作用是使中国在非洲的援助模式多样化,并促进与民间社会的交流与合作。他们赢得了当地居民的好评。

中国的习近平政府在成立的第一年就展示了非洲新的,多元化的主要政策动力。该大陆等待着更多。有关中国与非洲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的更多详细信息,请阅读 非洲在中国的外交政策中.

此外,4月16日,在布鲁金斯举行的“非洲增长计划”和美国国会非洲职工协会在希尔简报会上举行了一次非洲政策对话,与布鲁金斯学会的前任和现任专家就中国在非洲大陆的政治和安全挑战及其性质进行了对话。外国直接投资,中国活动对非洲企业的意义以及美国如何最大程度地利用其在非洲的投资机会。有关活动的摘要,录音或笔录,请参阅 这里.

更多的

获取布鲁金斯的每日更新